幸运28一天赢100很简单-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一个小人物的心酸故事:一生情路坎坷,晚年注定孤独

一个小人物的心酸故事:一生情路坎坷,晚年注定孤独

2019-11-08 07:52:14 来源:洞见趣闻 阅读:载入中…

一个小人物的心酸故事:一生情路坎坷,晚年注定孤独

  内容来源作者/安冬悦,图文综合网络

  前言

  人间冷暖小人物终究是悲哀的!

  1

  三叔打工去了。

  腊月十八那天走的。原本说腊月十七走,可后来又说“七不出门,八不归”,所以晚走了一天。

  其实早一天晚一天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还有十多天就过年了,他却执意这时候走!

  对于这事,家里人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就连他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堂妹,都说:“他出去找点事做也好,才四十多岁的人,还年轻。”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只是一想到这大过年的,人人都往家赶,他却一个人往外走,心里总不是个滋味

  三叔长得帅,完全称得上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只可惜没有文化。据说读了五个五年级,不过全都交还给了老师,现在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好

  18岁时,三叔进了水泥厂,成了一名正式的土地工人(因被侵占土地而得来的进厂名额)。那时候,土地工相当于铁饭碗,可神气了。

  22岁时,三叔经媒人介绍,娶了个如花似玉老婆

  三婶颇有文化,聪明外向,待人热情。嫁过来没多久,就和街坊邻居打得火热。经常三五成群,白天牌馆搓麻将,晚上舞厅跳迪斯科。

  不知什么缘故,三叔和三婶开始时不时吵架,有时还动手。那些日子院里总吵吵闹闹的。

  不过后来彻底清静了。因为,三婶离家出走了。

  2

  三婶出走那天,送了我一对很漂亮耳环,要我好好带妹妹,也就是他们的女儿,我的堂妹,当时很小,还在堂屋里爬来爬去。

  三叔心性高,骨头硬,老婆跑了就跑了,日子照常过。像是赌气似的,他不仅要将女儿养大,还要活得更潇洒快活所谓潇洒快活,就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

  那年夏天的一个深夜,有人闯进三叔的屋,用钢条将他打得头破血流。若非即时被发现,他已然呜呼哀哉了。

  后来得知,事情起因竟是牌桌上起了口角。那人讥讽三叔无用,连老婆都管不住,三叔不服气便骂了回去。二人当时就险些打起来,亏得被人劝开。谁知那人竟追到了家里,还如此凶残

  因这场官司,出走三年的三婶闻讯赶了回来。她一边照顾三叔,一边为此事四处奔走。原以为他们会和好,不料事情解决完后,他们便正式办了离婚手续

  三叔一如既往,端着铁饭碗自由自在过活,永远一副很潇洒的样子

  十年过去,水泥厂效益愈发不好,生活水平却愈发高,一个月三四百块钱的工资连基本生活都难以维持,三叔只得另找些活计补贴家用。那几年,他添了不少白发,经常叫我们帮他拔。

  因水电建设移民大搬迁,或农业安置,或投亲靠友,或自某出路不同选择获不同补偿。三叔家人口少,土地少,所得赔偿金在新县城里买了套两居室房子后便所剩无几。与此同时,水泥厂迁走,三叔的铁饭碗丢了。

  坐吃山空的日子,三叔潇洒如初。穿着讲究发型一丝不苟,整天在县城里四处晃悠。

  忽然有一天,单身了十几年的三叔结婚了。那是一场新式婚礼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十分亲密地挽着西装革履的三叔。三叔一脸纯情的笑。

  3

  与三叔结婚的女人,四十多岁,丧偶,有老人,有儿子女儿,甚至还有孙子家庭情况十分复杂。但是三叔不介意,一心扑在她身上。这也难怪,三叔已孤单得太久太久。

  本以为三叔迎来了幸福春天,不料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女人竟是个骗子。他们办婚礼,却没办结婚手续。三叔给她买衣服首饰,出钱办婚礼,可谓倾尽所有,不成想,女人拿走所有礼金后便将他拒之千里。

  三叔人财两空,一贫如洗。那几日,他整夜整夜不睡觉,不是翻看婚礼照片,就是给朋友电话絮叨。一传十,十传百,三叔被骗婚的事在县城里传得沸沸扬扬。三叔俨然成了全城笑柄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三叔很快恢复了往日的风采。他打散工做零活,整天骑着个二手电动车在城里穿梭。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三叔与十几年前相过亲的一个女人在一起了。

  十几年前,三婶出走后不久,有人给三叔介绍对象女方的情况与三叔差不多丈夫抛妻弃子另外过活,婚姻名存实亡。不同的是,那男人怎么也不肯办离婚手续。因此,二人没能成。

  十几年兜兜转转,二人又走到了一起,倒真是缘分

  三叔借钱买了几张麻将机,在城里开了个小牌馆,那女人则整天陪着客人打麻将。一开始倒也和睦,可日子久了,也生出许多矛盾。主要原因还是钱。女人问三叔要钱为她女儿办嫁妆,三叔拿不出钱,女人便要求他去借。为此,二人总吵吵闹闹,分分合合。

  4

  终于有一天,女人搬出了三叔的屋,不知躲去了哪里。三叔一边怄气说走就走吧,一边却又四处打听她的消息

  十天前,女人再次出现在新县城,却是与一个卖豆腐的男人一起。

  三叔怒了,疯了,跑到摊上闹。女人将三叔骂得一无是处,还拿切豆腐的刀驱赶他。三叔脾气大,硬与她纠缠不休。女人拿他无法,就报了警。

  公安局里,二人唇枪舌战,将对方贬得一文不值,往日情分荡然无存。可究竟孰是孰非,谁也说不清,此事终不了了之

  三叔又一次成了全城的笑柄。

  牌馆生意惨淡,经营不下去,索性关了,还欠下一大笔债。

  三叔说要去打工。去昆明,那有个朋友帮他找了份保安工作,1500一个月,包吃住。我们劝他过完年再去,他干笑两声,说:“我都不晓得这个年咋过,还是出去好。”

  三叔临走前买了个四百多块钱的智能手机,我帮他开通了微信,又教使用,他挺高兴的。我说给他拍个照做头像,他立即整理衣领站得笔直。

  透过手机摄像头我发现了一件事,但我没对任何人说,尤其是三叔。

  那件事就是:他老了……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