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28一天赢100很简单-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借子碰瓷三年的下场

借子碰瓷三年的下场

2019-10-11 12:35:12 作者:淼淼 来源: 知音真实故事 阅读:载入中…

借子碰瓷三年的下场

  家有熊孩子,可谓头疼。如果家长要把熊孩子托管给你,你会接吗?接了会怎样?来,一起来看看今天的故事

  本文系作者采访写成,

  为方便叙述,采用第一人称

  art 1

  我叫景秀慧,70后,山东济宁人,老公是当地一家事业单位的小科员,女儿娇娇读高一

  我是幼教出身,辞职后一直自己开办小学生课后辅导班。2014年,我租下了一所小学对面的门市楼,上下三层。三楼是起居室和食堂,一二楼是辅导教室,我想轰轰烈烈地干一番事业。

  老公的上司叫吕继伟,吕继伟的老婆唐娟,在一家国企会计。我们两家私交甚好,看我辅导班经营得好,他们夫妻俩经常夸我能干

  他们的儿子吕洋洋,比我闺女小两岁,在我们辅导班对面的小学上三年级,是我闺女的跟屁虫,放学后也来托管班。有时他们夫妻俩有事晚一点接,小家伙就打电话爸妈不要来了,他说要在景娘娘这里睡。

  我在三楼隔出了三个房间,一个是我和老公的,其余两个各安了三张床,最南边的房间有一个是上下铺,上铺放一些杂七杂八东西。有时候家长突然有事,接不了的孩子就安排住下,男孩女孩各一间,也不多收费用

  吕洋洋是留宿最多的那一个,他说在景娘娘这里吃得好,还睡得香。听到这话,我很开心。老公在他爸爸手下谋职,我的心里是有小九九的,照顾好了孩子,对大人也有好处

  周末,夫妻俩经常把吕洋洋放我这里。不用他俩操心孩子,两人可以潇洒地过二人世界

  吕洋洋是个小胖墩,特别调皮,有时候下楼梯直接从扶手上滑下去,生活老师对他很怵头,说他一刻也没有闲下来的时候。我嘱咐老师们对吕洋洋一定多上点心结果,他还是出了事。

  2015年11月,唐娟打电话说老吕出差了,她要加班,让吕洋洋先在我这里,她加完班来接他。我说:“放心吧,你忙你的。”

  晚上9点多,父亲来电话,说母亲哮喘病又犯了,雾化器出了点毛病,让我赶紧过去看一下。

  当时有三个孩子在我这,我简单交代了一下女儿,让她看好三个孩子,特别是吕洋洋,别让他到处乱跑。我怕女儿照顾不过来,又把生活老师徐丽叫回来了,然后和老公驾车直奔娘家

  没想到,刚刚修好了雾化器,我还没有直起腰,徐老师就打来了电话。

  “景总,你快回来看看吧,吕洋洋从床上摔下来了,把脑袋摔坏了,不能说话了!”徐老师的声音有些急迫。我和老公飞快下楼,驾车往回赶。

  art 2

  推开房门,吕洋洋坐在床上,拿着气球正玩得起劲。我几步上前,双手抱着吕洋洋的头,仔细察看起来:“没事吧,洋洋,你哪里疼?”

  “没事,景娘娘,我就是刚开始有点晕,现在不要紧了。”

  我摸到吕洋洋后脑勺右边有一个大包,有鸽子大小,便问他是不是摔这里了。小家伙说“是”。被我一碰,他呲牙说:“疼,就这里疼。”

  女儿和徐老师的描述,还原了事情过程。当时,吕洋洋想玩气球,说是晚上这种发光的气球特别漂亮,要一起下楼去玩,但气球放在高低铺旁边柜子的上面,又靠近里面,他够不到。

  于是,孩子们七手八脚搬来食堂里的高脚塑料凳,这种凳子一共五个,是老师们中午吃饭时候坐的。

  孩子们把凳子一只一只地摞起来,本来女儿要上去拿,吕洋洋说他要拿,抢先登了上去。没想到,他刚颤颤巍巍爬上去,凳子出溜一下打了滑,吕洋洋没来得及抓住床板,就重重地摔下来,脑袋一下子砸在旁边的凳子上,继而倒在地上。

  吕洋洋摔在地上半天没有声音,过了一会儿,吓傻了的徐老师这才迅速给我打了电话。等我回来的时候,吕洋洋已经爬了起来,下床玩起了气球。

  我觉得孩子摔了的事得通知家长,赶紧给唐娟打了电话。本来我一听到徐老师的电话就想打的,老公说就是摔了一下,能有什么大事情,回家看看情况再说。我一想也是,就没有打给她。

  电话接通,我刚说了一句:“唐娟,实在抱歉,没看好孩子,洋洋摔了一下……”

  唐娟马上打断我的话:“从哪里摔下来的,楼梯吗?严不严重,赶紧送医院啊!”

  我解释说,脑袋上磕了一个包,目前没事了。唐娟更紧张了:“都磕出包了?妈呀,赶紧送医院啊,还给我打什么电话!”唐娟说她一会就到,让我们赶紧准备带孩子去医院。

  我和老公面面相觑,徐老师送走其它两个小孩子,也回家了。女儿和洋洋蹲在地上玩气球,我叫起他们,去一楼等候

  不一会儿,楼下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唐娟疯了一样,进门就抱起吕洋洋的头:“宝贝,磕哪里了?哪里?疼吗?”

  “磕这里了,这里疼。”吕洋洋拿着他妈妈的手,轻轻放在那个鼓起的包上。

  “妈呀,这么大一个包,这还了得!”唐娟看我没有说话,生气地说:“赶紧去医院哪,愣着干啥?”

  我和老公忙不迭地发动车子风驰电掣地驶向医院。

  路上我说了事情的经过,老公说孩子精神很好,应该问题不大,唐娟从鼻子里哼一声,说了一句:“等检查了再说吧。”

  脑CT查过以后,医生没什么大碍,只是磕的地方有淤血,可以吃一下消炎药和散淤的药,唐娟一个劲地说这个医生看得不仔细,还打电话给老吕,说要请专家看看。

  老公看唐娟的样子,早就在给吕继伟打电话了,他一再道歉,说让孩子磕着了。吕继伟问了下具体情况,说没事,小孩子贪玩,摔着了正常

  可当吕继伟再次接了他老婆的电话,尤其是听说孩子还曾经晕了过去,他坚决让孩子住院,并说尽快回来。

  我和老公赶紧备钱,谁让我们把人家宝贝儿子磕着了,人家说什么也不为过。

  art 3

  办完住院手续,已经早上四点多,吕洋洋进了病房,爬上床呼呼大睡。而唐娟一直脸色铁青,和我说话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早上六点多,一夜未眠的我,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坐着,就听见唐娟喊了一声:“快叫医生,怎么还吐了?”我立马跑进去,看见吕洋洋在呕吐,吐到了地上、被子上。

  医生很快赶来,检查了一下说没事,应该是昨天磕了,又夜里折腾到凌晨才休息,孩子有些受不了注意观察,如果再吐,就叫他。

  中午,吕继伟从外地赶了回来,老公跟在他后边一个劲地道歉,吕继伟倒是很宽宏大度的样子,说没事,放宽心

  吕继伟和医院打了招呼,很快,吕洋洋转到了儿童特护病房,一日三餐有专门的营养搭配主治医生则是赫赫有名的刘专家。

  在医院住了五天,洋洋全身都做了一遍检查,除了体重严重超标,其它都正常。

  吕洋洋吃得香,睡得香,再也没有晕过,也没有再呕吐,我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洋洋头上的包也一天天小了,他又调皮起来,一个劲地想上学,想找我家小姐姐玩。

  唐娟两口子脸上也有了笑容,吕继伟还和我老公经常出去喝一壶,当然,买单的是我们。

  住到第七天,刘专家说孩子可以出院了,我去结算时,望着收费单上的数字,我还是吓了一跳,这些大大超出了我的预算

  不过,就像老公说的那样,只要孩子好好的,多花点就多花点吧。但没想到,让人抓狂的事还在后边。

  吕洋洋的事,在辅导班和学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明就里的人们知道,吕洋洋在我的辅导学校,磕坏了脑袋,差一点废掉。

  一些家长跟风,把这件事情传得越来越邪乎。

  2016年2月,吕洋洋发烧呕吐,天天喊晕,唐娟打电话来,说得很委婉:“洋洋应该是上次摔坏的后遗症,景总,你看,我们还是得去医院看看吧?”

  既然她提出要求,我也觉得要看看。但市医院一圈检查下来,说是重感冒引起的肠胃不适,医生让他不要吃得太油腻,多吃些水果蔬菜

  这样的事情有了一次,就有了第二次。唐娟说话的时候也开始理直气壮,吕继伟也说这脑袋摔伤的事,不能忽视

  我们就这样在歉疚中,一次次答应了唐娟两口子的要求。有时候我正在开会,唐娟的电话一响,我得赶紧接,接晚了,她就阴阳怪气地说我们拿她儿子的事情不当回事

  开始是在本地医院看,后来去省城济南,唐娟说她儿子本来就晕,住的吃的绝不能马虎,住的我就挑高档酒店,吃的由她来决定去哪里吃,我只管掏银子就是了。

  一次去爸妈那里,我和母亲正在说话,唐娟来电话,说洋洋脖子疼,会不会是当时摔下来的时候拧到脖子了。我说不会的,那一次检查是全身的,颈椎绝对没有问题,是不是他睡觉时落枕了?唐娟没再说什么。

  母亲也看不下去了:“亏得以前你们两家那么要好,她怎么什么病都能联系到那一次摔了的事情上?你这是个无底洞啊!”

  我安慰母亲说:“都是疼孩子,可以理解。”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越来越出乎了我的预料

  art 4

  2017年立秋后,连着几场秋雨天气骤然冷了起来,孩子们感冒的不少,女儿也感冒了,我忙不过来,只好由老公带女儿去医院输液。

  晚上1点多,唐娟突然打来电话:“洋洋又吐了,还是晕得难受,这一次尤其厉害,我和老吕说了,要再去省城看看,这回另找个专家,一定好好看看。”

  看着病中的女儿,老公叹口气说,这个唐娟没完没了,什么事呀,这都已经过去两年了!我也心烦,因为吕洋洋的事情,我三天两头像老鹰叼起的小鸡,丝毫没有挣扎余力,半夜三更被喊去医院。

  我说:“你在吕继伟手下工作,我们也不好得罪他呀,要不你辞职吧,你辞职我们就不管这事了,他们爱起诉就起诉算了。”老公不同意,说他这体制内的工作来之不易轻易不能辞。

  我说,那就干脆让他们出个价,我们一次性给钱彻底了断。老公说他们不会要的,就吕继伟来说,他那么要面子,不会接受的,传出去不好听

  果不其然,当我试探着把这层意思说给唐娟时,唐娟说,她根本就不是为了钱,就是担心孩子留下后遗症,将来麻烦大了,她怎么能利用这个要我的钱呢?

  近一年来,由于我经常被喊去陪洋洋看病,对辅导班也疏于管理,家长们的意见很大。最近的一次假期招生,人数明显比以前少多了。收入少了,老师们的工资打了折扣,都怨声载道

  这一次,我决定不再听之任之,我发了短信给唐娟,说女儿病得厉害,我去不了了。

  art 5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门口就聚集了一些人,今天是秋季缴费日子,家长们来得挺早。我还没有下楼,徐老师就匆匆跑上来,说唐娟和吕洋洋来了,在楼下。

  我急忙跑下楼,吕洋洋站在缴费桌子边,耷拉着脑袋,一副晕乎乎的样子。

  唐娟和别人在说吕洋洋磕破脑袋的过程,以及这些年吕洋洋屡次犯病,天天晕头胀脑,直接影响学习事儿。我看到周围的家长,有的窃窃私语,有的挤上前去听,我赶紧打断她:“洋洋妈,我们上楼吧!”

  “还上什么楼啊,赶紧去医院啊,我们去济南,专家都联系好了!”她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对我说。

  我告诉她,这两天感冒的孩子特别多,我们家的闺女也感冒了。是不是洋洋也感冒了,先在市医院检查一下?我这几天事情有些多,一时走不开。可唐娟坚持说:“感冒不是这个样子,我们这次必须彻底去查一下!”

  当着那么多家长的面,我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放下手头的招生工作,马上启程

  一路上,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到了济南,挂了专家号,一通检查下来,最后的结论是孩子有副鼻窦炎,是重感冒引发,不然孩子不会这样难受。

  唐娟和吕继伟不同意这个观点,他们坚持说以前吕洋洋磕过脑袋,是不是留下了脑震荡,要不然怎么动不动就晕眩,专家说不要紧,如果不放心,可以去北京上海的大医院去看看。

  唐娟说她正有此意,要专家给她推荐一下,专家便给了一个电话号码

  我跟老公说要去北京,老公说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还有完没?怎么磕一个包,三年还好不了了?我说北京更权威,看了这次之后,他们就应该没话说了。

  可想而知,我们去北京检查过后,结果和济南的差不多,副鼻窦炎久了,大脑缺氧,就能导致眩晕,至于那一次摔伤,医生从核磁共振及其他检查上,都没有找到任何异常

  art 6

  回家的路上,吕洋洋说:“妈妈,不要再给我查了,我没病,同学们都说你在讹景娘娘。”

  唐娟脸上有些挂不住:“你胡说什么,我是担心你留下后遗症,这样会毁了你一辈子的,再说了,你景娘娘是个负责任的人,哪能不管你啊。”我知道唐娟是说给我听的,可我一句也不想回复

  晚上回到家,老公问完情况,他说要找吕继伟好好聊聊

  几天后,老公灰溜溜地回来,进门就说:“吕继伟太阴了,他说我白在他手底下干了这么久,太不了解他了,还说我们这样的关系,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了,钱算什么,实在是担心孩子的身体。”

  吕继伟还说,他不知道我们多次跑医院这些情况,完全是他老婆一个人的主意,还假模假样地说回家教训唐娟。老公觉得他太虚伪了。

  我把心头的火压了又压,辅导班现在每况愈下,人心散了,好几个老师已经开始有退意了。

  勉强维持到2018年暑假,学校的招生人数少得可怜,开始入不敷出。屋漏偏逢连夜雨,我们临近店面又新开了几家培训班,带着艺术班和兴趣班,我们的情况岌岌可危。

  老公说他这一阵子不好过,吕继伟阳奉阴违,把他支去了一个挂闲职的部门,还美其名曰照顾老部下。

  看着乱糟糟的教室,无心工作的老师们,我的心情低落到谷底。晚上失眠,整宿整宿睡不着,早晨大把大把地掉头发。

  女儿看见我日益消沉,心疼得直掉眼泪,她说她要找吕洋洋和他妈妈算账,我说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情。

  年底的时候,我的辅导班已经是强弩之末,老师们走得只剩徐老师一个,房租费也没钱交了,我把桌椅挂在网上卖了,好不容易租出去了一楼二楼,三楼无人问津,母亲和婆婆都拿出她们的养老钱给我填补。

  我从风光无限颓废到如此地步,这还是从前的那个我吗?我最害怕的就是接电话,总是觉得吕洋洋又晕了,又要去医院了。

  我有时候站在窗前,望着楼下,心想如果跳下去会怎样。

  可能看我有些抑郁倾向,老公有意识地减少了出去应酬的时间,大部分时间在家陪我,女儿也有空就缠着我去打网球。

  2019年3月的一天,老公和女儿回家很晚,我问他们去哪了,老公神秘地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art 7

  女儿告诉我说:“妈妈,吕洋洋又住院了,他妈妈打电话给你,正好我接了,这一次我要让这件事情永远结束,需要你出面配合我们。”

  我的头一下子就大了,妈呀,都去北京查过了,确定不是脑震荡,没有后遗症,她这次如果还要让我跟她去医院,是不是太过分了?

  女儿说:“妈妈,你就是太善良了,明天你要做一回泼妇,你能表演好吗?”随即,女儿对我一番耳提面命,我点头答应。

  第二天,我们来到了老公的单位,我说我要见领导,吕继伟出来了,一见我,打着呵呵说:“什么风把景总吹来了?”

  我把手机中女儿给我的一份录音文件播放出来,说:“吕总,听听这是你的声音吧?”

  吕继伟听完,脸色大变:“你太卑鄙了,竟然偷偷录音。”我提高声音:“我卑鄙,你真好意思说出口,你们不卑鄙,你们伟大,是吧?”

  吕继伟吓得赶紧把门关上了:“别在这里嚷嚷,有话好好说。”

  原来,女儿之前接到电话后,担心我的精神会受不了,她和爸爸一商量,老公说他豁出去了,这一次无论如何得好好和他们谈一下,于是父女俩一起去了医院。

  当时电梯坏了,他们走楼梯上的六楼,在楼梯口刚要开门时,听到了吕继伟和唐娟说话的声音。老公一下子拉住了女儿,他们录下了这段对话——

  女:“你觉得景秀慧还来吗?上一次去北京,她把洋洋的检查结果都复印了,说有了北京专家的诊治,最权威了,我估计这一次她不会来了。”

  男:“放心吧,她会来的。我们科室副科长有个空缺,我可以把她老公推上去,她为了老公的位子肯定会来的。”

  女:“这一次是她女儿接的,谁知道她来不来?她的辅导班关了,听说她差一点得了抑郁症,我们适可而止吧!”

  男:“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不是厉害吗?再嘚瑟一下我看看啊,本来以为她心理素质够高,没想到不过如此,我就看不惯她觉得自己了不起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你说洋洋怎么老是晕呢?是不是真的是脑震荡。”

  女:“什么脑震荡,早好了。我仔细问过专家了,这一次洋洋就是副鼻窦炎,鼻子不通气,就会晕。我小时候得过,擤鼻涕时感觉就是从脑子里往下抽一样,晚上张着嘴喘气,老感觉缺氧,天天晕乎乎的。这鼻炎就是遗传病,没法治。”

  男:“不用担心,有给咱买单的,继续治疗。”

  art 8

  当时楼道人少,超级安静,所以女儿才录得那么清楚。就是这段录音,才让我彻底摆脱唐娟两口子的纠缠。

  吕继伟担心我把录音公之于众,说有事好好说,他承诺只要把录音删了,其余的事情好商量。

  我说删除录音是不可能的,这么宝贵的东西,我要让它发挥作用。

  唐娟知道后,则一改往日趾高气扬的姿态,天天跑我家里,给我说他们不想把事情闹成这样,确实是吕洋洋每次晕的症状和脑震荡相似,才这样三番五次去医院的。

  老公说有这段录音,完全可以告他们,我说我太累了,心力交瘁,再扯下去,我真的会疯的。我要唐娟签一份无论吕洋洋再有什么毛病都和我们无关的承诺书,唐娟两口子说可以。

  老公也尊重了我的意见。就这样,他们当场签字,我们当面删除了录音,不过细心的女儿把签字的场景录了像。

  日子重新回到了正轨,女儿学习优秀,老公也调离了原单位,去了单位下面的一家公司上班,我经过几个月的休养,重新振作起来。

  有时,偶尔还会想起那些动不动就被提溜着、跑前跑后的狼狈日子,我心里仍是一阵隐痛。可见那三年的生活,在我心里留下了多么大的阴影。

  好在老公和女儿时时开导我,让我自信起来,我才渐渐淡忘过去,把辅导班又重新搞了起来,恢复了以前的热闹。

  原创不易,欢迎在文末点个<在看>

  作者 | 淼淼 职员

  编辑 | 云中漫步

  排版 | 尔东

  校对 | 沐沐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幸运28一天赢100很简单】

查看借子碰瓷三年的下场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