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28一天赢100很简单-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药草还是妖草?贪婪让他们化成血水

药草还是妖草?贪婪让他们化成血水

2019-06-12 13:46:18 作者:青青紫 来源:青青紫 阅读:载入中…

药草还是妖草?贪婪让他们化成血水

  有一与世隔绝的小村,村外有一山谷,名叫“鬼哭谷”,谷内长有稀缺药草,采上一株从此就可以走上致富路。

  为此,本村的村民都热衷进山谷采摘药草,但前去的人却无一生还!

  这背后是人性贪婪?还是山谷中,有什么诡异秘密??

1

  陈健最近一直为钱的事发愁

  他如今已到谈婚论嫁年纪,可他家在小村子里也是出了名的穷,没什么姑娘看得上他;看得上的,姑娘家要的彩礼也足以让陈健家望而却步

  家里没有资产,出外打工没有一技之长也不是长久打算,眼看着身边的同龄人纷纷成就好事,陈健终于决定:赌一把。

  陈健所在的小村子地处偏僻风景不佳,但村外不远处却有一处名叫“鬼哭谷”的诡异山谷。

  这“鬼哭谷”,传说在古代时便有军队在此交战,埋骨无数。到了近代又有军·阀在此坑杀过士兵和平民。

  故每逢夜间,山谷中便是鬼影绰绰,百鬼夜哭之声绵延整夜。

  可还有一种传闻:说正因这山谷里阴气浓郁滋养了诸多珍稀药草,每一株都是价值连城

  但是,自打几十年前,前往寻宝的村民无一归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踏足此处了。

  陈健对于鬼神之说,向来是不置可否态度。但如今,这药草的传说却让他心动了,如果真让他寻着一棵,那他这辈子的命运,岂不是都可以改变了?

  富贵险中求,或许这“鬼哭谷”就是我陈健转运的地方啊。

  陈健拿定主意,选了个风和日丽日子,向“鬼哭谷”出发了。

2

  一进谷,陈健却傻眼了。

  放眼望去,“鬼哭谷”一眼望不到头,扫视之下别说药草了,就是杂草,也只有枯黄的三两根。

  陈健的心当时就凉了一半,但他不甘心,便往“鬼哭谷”深处寻去。

  路上,不知何时开始有“呜——呜”的声音响起,他也全没理会专心寻找药草。

  然而天色渐渐晚了,陈健一无所获。可当他咒骂着想要打道回府时,一抬头却惊呆了。

  此时他的眼前,呈现出这样一番景象:整个山谷山石间,草木丛中,无数形态奇异的药草轻轻摇曳,仿佛在向陈健招手。

  陈健恍惚间,身后却有一大群村民打扮的人从他身前走过。离他最近的村民向他热情挥手:“药草就在前方了!”

  陈健被吓了一跳,无意间与那村民四目相对,下一瞬他脸上的疑惑就被硬生生压了下去,换成了憧憬。最后他竟也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

  陈健跟着他们,很快来到了药草之间。这时,方能看清每一株药草的周围都是一方坑洞。

  而村民们此时竟开始齐诵起“药草有灵,与之融合实现一切心愿……”的诡异语句

  陈健在这诵唱环绕中,直直地走向最近的一株药草,毫不犹豫地朝坑洞跳了下去……

  坑洞下方,原来别有洞天

  所有药草的根部,在此向下直插入另一个大坑。这坑里满是鲜红色液体,滋滋冒着热气

  所有的村民便排着队,纷纷投身入坑。每一个村民皆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冒出几个气泡,几声“咕咚”后便没了踪影,而那液体,却更显鲜红了!

  不过,此时被村民影响心智的陈健,对这些事都浑然不觉

  “‘融合’”,便是你来这山谷的意义,你爸妈都会以你为荣的……”站在陈健前方,最开始招呼他的村民在排队时,又回过头说道

  其脸上兴奋之余,还带着诡异。

3

  陈健闻言,眼神闪动了几下。

  “想象一下,你与药草融合,就此再无音讯,你爸妈会怎么样啊?”那村民回过头去,手舞足蹈间,语气显得更兴奋了。

  “爸,妈……”哪知这次,陈健脚步竟慢了下来,心中现出别的念头,眼中的迷离竟渐渐消退起来:“我来这里……是为了……我还要回去……”

  那村民仍在兴奋地说着,没有注意到陈健脸上已满是惊恐

  陈健并没有出声,他还记得方才的所有经过明白自己是真的“见鬼”了。他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眼光瞟向四周,找寻逃生的机会

  洞穴内并无出口,但他慢慢发现,这些村民的活动似乎受限。他们在走过几块明明是空地的地方时,每次都硬生生止住,然后刻意绕过,改变方向

  难道……陈健不断扫视着那几块空地,心中迟疑不决。

  “你在干什么?”在这时,陈健前面的村民却再次回过头来,神色狰狞。洞里其他村民也齐齐停下动作,向陈健逼来。

  若是被围住就完了。陈健一咬牙,跑至方才观察的最近一处空地,瑟缩着祈祷起来。

  幸好,陈健赌对了,那些村民停在一定距离外,再不上前。

  陈健刚想松口气,那说话的村民突然现身到他面前,七窍流血,面色异地向他抓去!

  陈健哪想过这些?一受惊便再退几步,没成想竟一脚踏空,就此失去意识

  谁料再醒来,那洞不见踪影,陈健又在山谷中了。

  “我这是……”陈健迷糊着起身,一时想起洞穴中的事,仓皇地环顾四周一圈后,开始撒腿狂奔。

  他发现了“鬼哭谷”的地形变化,可他已顾不上了,总比待原地等死强。

  七弯八拐间,他竟迎面撞上了个女孩,惹得两人都惊声尖叫。

  “小翠?”

  “陈健?”

  两人定睛一看后,女孩的眼中顿时盈满委屈泪水

4

  这女孩名叫小翠,是陈健曾经处过的对象,说是从陈健父母口中得知陈健来了,担忧情急,便也跟了来,迷失在这“鬼哭谷”中。

  陈健本不信能在这遇上小翠,可看小翠流泪的样子,不是他曾无比心疼的女孩又是谁?便连忙上前安抚

  小翠问起他入谷经历,他也全盘托出。

  “那洞穴是幻境,那几处空地是幻境的边界,那些幻化的村民自然过不来。”

  小翠停止了哭泣,站起身来:“边界外便是山坡,那提你父母的村民操控幻境,自身活动也受限,把你吓落山坡,他也就腾出手来了。”

  “小翠,你……你怎么知道的?”陈健疑惑地看着小翠。

  “原来是提到了你的父母,让你受了刺激,是我大意了。”小翠却答非所问,望向陈健的眼睛里闪动起莫名的光采:“来吧,跟我去寻药草吧……”

  陈健愣了愣,眼神中惊恐和迷离两种神采,竟开始交错起来。他心中瞬间明白,眼前的不是小翠,是那与他说话的村民!

  而“小翠”带着诡异的笑,便欲带着再次恍惚的陈健,走向山谷深处。

  陈健眼前又开始浮现满谷药草的假象,眼看他就要跟着“小翠”离开,脚却在踏出半步时又止住了。

  “不,我只想……只想回家。”陈健缓缓地摇着头,眼神竟再度变得坚定

  有了方才洞穴中的事,他对药草已不是那么渴望了。

  “小翠”动作一滞,然后阴笑着缓缓回头,从侧面可看见长发竟已遮住她的大半脸颊

  “心智坚定?那我就吓到你崩溃为止……”

  然而,就在女孩要转过身的一刹那,陈健只觉胳膊突然被谁抓住,接着自己再也控制不住身体,被带着飞快地逃离女孩。

  陈健刚想要喊叫挣扎,却看见那女孩终于彻底转过头来,微微露出的脸颊的一角,竟然只有骨头

  陈健只觉全身一软,只想被拖着跑得再快些。

5

  “想离开这里吗?”陈健被一个浑厚的声音,惊得回过神来。

  陈健抬头一看,站在他身前的是一个身形健壮男子,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但借着月光还能看得出是一个村民打扮的人。

  陈健吓得赶紧跳开,小心翼翼地问男子身份,男子却不愿多答。

  男子直接告诉陈健:这“鬼哭谷”夜里弯路极多,如迷宫一般,若是天亮前赶不到出口,陈健就要永远留在这里了。

  陈健闻言,心中十分犹豫,而男子却已自顾自地走了。

  自己走能走出去吗?陈健最后一咬牙,还是跟上了男子。

  走了估摸有大半夜,天色微微泛白,男子说离出口不远了。可陈健却突然看见,近处一怪石脚下,长有一棵草,一眼就让陈健觉得不是凡品。

  陈健看着药草,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没想到前方男子告诉他可以去采,这会儿已经靠近入口,没有鬼怪作祟了。

  闻言,陈健的渴望战胜了恐惧,向药草走了过去,然后缓缓伸出手,握住了药草,用力一拔!

  然而,药草纹丝未动,它的枝条却突然幻化成一双苍白的大手,抓住陈健的手,就要将陈健拖了进去!

  “救命!”陈健惊恐地高呼起来,向男子投去求助目光。而男子却兀自站在原地,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完了,陈健满心绝望

  “爸,妈,孩子不孝!”陈健突然大吼出声,心中此时无限悔恨。他对于药草的执念彻底散去,只剩下对父母和生命的无限眷恋

  可就在陈健心念变化之时,那大手似乎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剧烈地颤抖起来,竟半晌无法将陈健拉入地底。

  或许是生死关头急中生智;或许是心念改变后给了陈健求生的勇气,陈健发觉了那大手的异样,一下联想起之前自己两次抵抗鬼魂迷惑

  只要不再贪恋药草,只要一心想着父母,想着回家,它们就奈何不了我!陈健心念愈发坚定,开始挣脱大手的拉扯。

  那大手渐渐抓不住陈健的手,终是寸寸干裂,化为灰烬

  而陈健的周围,竟一瞬间开始有诸多幻象交替,要么是唬人的鬼怪;要么是遍地的药草。可这些再也干扰不了陈健。

  他径直向前走着,就算没有男子带路,就算他走不出去,他也不要交代在这诡异的山谷中……

6

  不知过了多久,陈健又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已到了“鬼哭谷”外。

  “恭喜你,战胜了鬼魂,战胜了自己。”陈健面前,那男子露出欣慰的神色。

  男子告诉陈健:他停下脚步之时,便中了幻境。他看见的村民,不过是鬼魂幻化的罢了。

  陈健有些羞愧低下头,但却发现,在逐渐明亮的天色中,男子腿脚部分开始虚化。

  “你,你真的也是......”陈健惊讶得张大嘴巴

  男子耸耸肩,跟陈健讲起了自己和这山谷的故事

  原来,这男子便是几十年前从陈健村里来“鬼哭谷”的村民之一,妄想来此寻得药草,然而他们最后却被鬼怪骗得无一生还。

  这“鬼哭谷”的确有鬼,但这些鬼魂并不是轻易能取人性命,若对药草无贪图之心,鬼魂也奈何不得进谷之人。

  但进谷,又有谁不是妄想采得药草,从此发达,富贵终生?

  首先,人得走到“鬼哭谷”的深处,鬼魂制造的“鬼哭”声——也就是陈健并未在意的那“呜——呜”声,才足以让人中其幻境。

  中幻境者心智迷失,会欣然接受鬼魂的指令,只是鬼魂在最后戏弄陈健时提到陈健的爸妈,激起陈健心念抗争,才让陈健脱离了控制。

  然而,地下洞穴本是幻境,陈健其实一直处于山谷中。

  那鬼魂开始变作村民,陈健打破幻境后,它便再幻化成小翠,趁陈健不注意迷惑陈健。如果陈健跟着她走,就会彻底迷失,也成为亡魂。

  幸好陈健意志坚定,又遇男子搭救。

  而鬼魂最后的手段,便是操纵谷中阴邪之物,幻化成药草,给予人最直接的诱惑

  陈健中招了,可他在最后时刻,心中顿悟,所有的迷惑对他再不起作用,还激发了人的正气,给予他力量反抗和离开。

  而男子救陈健,最初其实也没安好心

  他是当初来这山谷的发起者,全员覆灭时,竟将所有执念和怨念积于他一身,他解脱不得,无法投胎。

  得知陈健与他来自同一村庄后,他便想让陈健做他替身,自己好离开这山谷。他领的路,也并不是出路

  可当他发现陈健靠着对父母的爱,对生命的眷恋,最终竟自行挣脱鬼魂的枷锁离开时,男子深受触动

  当年他无法返回,独留下家中头发花白的父母,如今还要别人的父母承受这一切吗?男子放弃了让陈健做替身的打算,并将因抵抗幻境使心神消耗过大、昏迷的陈健,带到了山谷出口。

  “回去告诉乡亲,要改变贫穷,改变命运,要是想靠着铤而走险投机取巧,永远不可能成功。”

  此时朝阳渐渐探出了脸,男子的声音更虚弱了:“你们还有机会,而我,已经没有了……”

  听完男子的话,陈健只觉心里亮堂了起来。

7

  陈健再望那“鬼哭谷”,只见阳光照耀下,巨石争奇,一条荒芜纵深大道望不到头。

  而夜晚的阴气森森,鬼影追魂仿佛一场再不会有的梦,同男子的身影一起,彻底烟消云散……

  两周后,陈健打点好行囊准备再次离家了。不过这次他不是前往“鬼哭谷”,而是准备外出打工,靠劳动来换取幸福的生活

  “鬼哭谷”一行,让他彻底明白:想要改变命运只能靠自己双手投机取巧不仅不能一夜暴富,严重时候,甚至会赔上自己的性命。

  财富重要,可一点一滴都应该靠奋斗得到,贪婪带来的只有灾祸;生命珍贵,是最重要的本钱。有它,我们才能够去好好的爱护自己的家人孝顺自己的父母。

  陈健渐行渐远,远处“鬼哭谷”的鬼哭声,从此他再也没听见过。

  

  文:青爷

  编辑:瘦瘦

  重要通知:TX粑粑改革,青爷怕和大家走散,

  所以宝宝们一定记得关注青爷小号呦!

  可以搜索“我是大青爷”

  也可直接扫描下方锁定,已经开始更新故事了!

  新媳妇疯癫真相,竟是婆婆在作祟

  惊悚鱼缸里的那双眼睛,竟然是我老公

  神棍|童子命的他,路遇女鬼后

  青爷| 婆婆铁了心要嫁人

  阅读更多精彩

  神婆|神棍|出马仙|茅山捉鬼人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幸运28一天赢100很简单】

查看药草还是妖草?贪婪让他们化成血水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